排行榜
| | 注册 |
播放记录

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激情 > 很久沒有試過這麼粗的了

2021-06-05 14:27:57


娟妈成了最美丽的外母,娟妈虽然身材娇小,但脸貌仍十分秀丽(就像成熟版的郭羡妮)。 女儿结婚当日一身贴身黑丝绒旗袍,将其保养甚好玲珑浮凸的身段显露无遗。

尤其是那对修长达卅吋结实,一丝杂毛都没有的紧致皮肤,如套上肉色尼龙丝袜般光滑的长腿,配上露趾的高跟鞋,匀称可爱的脚趾,铺上整齐小贝般的脚甲,都赞她完全看不出接近五十岁。 连新郎伟贤也忍不住多望这位俏丽外母两眼。

伟贤与玉娟是在一场大火结识,伟贤是一名消防员,玉娟则是国泰航空飞机场的地勤,因为杂物房起火,玉娟被困于火场中,幸得勇敢的伟贤冲入火场将她救出。 二人相恋而结婚。

本来伟贤可以申请政府宿舍,因为玉娟一直的坚持要照顾年老体弱的父亲。 最后伟贤屈服于玉娟的孝心,便住进玉娟家的天井木屋。

本来一直相安无事,岂料玉娟考上了国泰的空姐。 正式成为了空中小姐的玉娟,一星期都未必留在家中。 消防员的伟贤,工作时间比较宽松,返一天放两天,所以在家的时间比较多。 娟妈也十分照顾这位女婿,经常叫下来吃饭。 当伟贤不在天井木屋时,便会上楼打扫一下。

一次娟妈在木屋中扫地时,在床下扫出一条似曾相识的肉色绘花尼龙丝袜,里头包着一滩微温的白汁,移近鼻子一嗅,竟是男人的,再望真一下,这条袜裤不是别人,正是娟妈自己的。

「莫非... 伟贤他」

娟妈想到伟贤壮硕的身躯,容貌又有几分像郭富城,竟会拿着自己的丝袜,套在其粗壮的上,不断呢喃着「啊 . . . 外母... 外母... 啊」跟着噗噗声的精射便从马眼喷出,沾满了整个袜头。

娟妈想到此时、竟然两颊发烫,下胯还有些湿润。 其实娟妈正值狼虎之年,但丈夫体弱多病,又曾中过风,下面一早一无是处,只得亚娟一个独女。

当丈夫入院或熟睡中,娟妈的熊熊特别强烈。 四十岁前还有些羞耻之心,为了减轻,便用冷水花洒来冲击,使自己达到高潮。

四十岁生日那年,丈夫竟然送了一支奶白色电动给自己,当夜阑人静处,攻心时,也不理会得来,便拿出这宝具来安慰自己一番。 但玩具始终不是真的。

娟妈望着那一滩如凝脂欲滴的,竟然喉燥舌干,便用两指拎起丝袜移近面前,浓烈男人的青臭味,令自己心跳加起来,不禁闭起双眸、微张樱唇、伸出舌尖,一滴冷冰冰的贴着自己的舌尖,竟使自己混身打着冷战。

她慢慢的将含在口中与唾液混和,然后「咕噜」一声吞下。 她发赞叹的呼气声,就仿佛吃着世上最美味的雪糕一样。

就在这时,木屋外传出铁闸声。 吓得娟妈霎时将丝袜丢回床下。 继续假装扫地。 果然如娟妈所料。 是伟贤放工回来。

「外母! 你又上来扫地呀! 」

「是呀是呀! 」娟妈也不敢直望伟贤,恐防有甚么穿崩之处。 「我扫完啦! 我先下去」

「外母,我们这里的水力不够,我可以到你那里洗澡吗? 」

「你需要便下来吧! 」

娟妈手震震的把扫帚放回储物柜后,便回到楼下,刚才的一阵悸动还在心里抖个不停。 伟贤在自己的浴室下来洗澡,并不是第一次,但不知为什么娟妈今日特别兴奋。

娟妈走进设备简陃的浴室。 旧式木门之间充满了罅隙,丈夫曾经命人用英泥抹过一次,但年久失修,有一些地方又出现了很大的罅隙,能清楚看见浴室的情形。

娟妈坐在厕板上想着想着,发现自己的米白色丝娟质的内裤已经湿了一大片,索性脱下来,放在衣物篮衣物之间,但想了一会,又把内裤从里面抽出,直接放在衣物篮上。

当出到大厅时,伟贤拿着毛巾,赤着上膊的坐着,娟妈这时特别留意伟贤那短裤下。 隐约有条状的东西隆起,看得娟妈连连吞口水。

「热水炉已经开了,你去冲凉啦! 」

「那麽我先洗澡了! 」

伟贤走入了浴室,只见浴室中迟迟声水响起,娟妈蹑手蹑脚走近浴室、从板间门的罅隙间只见伟贤全身,结实强壮,赤条条站在浴室中,左手上拿着自己刚才脱下的内裤按在自己的鼻孔前嗅索,还发出阵阵沉重的呼吸声,右手则握着生着两腿之间的救火喉。

娟妈曾看过一些海外进口的色情杂志,那些外国男人的那话儿,又粗硬又长大,没想到现在眼前就有一支。 娟妈的手竟然忍不住伸手进入自己的裙底,搓揉那两片已经湿润的阴唇。

只见伟贤嗅索着自己的内裤并汗流浃背的抽捋自己的,娟妈就感到自己正被女婿奸淫着。 使娟妈甚是兴奋。

就在这时:「啊啊啊...... 妈 . . . . . . 」伟贤叫着娟妈然用那条沾满自己的底裤包着自己的,让精水射在娟妈的底裤里。

娟妈亦得到了第一次淫乱的快感。 是夜,娟妈着好晚饭,打算致电叫伟贤下来吃饭。 但电话却迟迟未有人接听。

于是,娟妈便走上天井,便收了刚在天井晒好的衣服,只见木屋内,无灯亦无声,木门又虚掩,便蹑足走近,只见伟贤赤条条的睡在沙发上,鼾声大作。 下身只用一条珠被盖着,只见如帐幕般撑起

  娟媽輕叫,「偉賢!」全無反應。

  娟媽的手輕輕掀開朱被,只見偉賢右手握著自己一柱擎天的陽具。娟媽心跳面熱的望著這根東西。

  娟媽一面留意女婿的睡相,一面輕握著那翹起的粗雞巴。只覺雞巴強烈的脈膊在跳動著,又滾又燙如熱棒一樣,只見偉賢仍沒有反應,娟媽更大膽的伸出抖個不停的舌頭來舐動好女婿的陽具。

  偉賢只是深呼吸了一下,很是享受的樣子。娟媽更大膽的將龜頭含在咀裡,嫩滑如香腸,那層包皮彷如腸衣一樣又滑又柔軟

  偉賢在睡夢中發出快樂的呻吟聲。隱約聽見偉賢夢囈道:「啊啊!好舒服!啊……啊」

  「讓我這個做外母的來滿足你的性幻想吧。」娟媽心道。

  娟媽更加放肆地將女婿的雞巴整根吞進口中,右手則伸進底褲內自摸起來。

  娟媽正努力含吮著女婿的雞巴,感覺龜頭如火山爆發前澎脹起來,一股熱燙的精液噴出, 含著龜頭娟媽用舌尖頂著馬眼讓濃稠的精液慢慢流入口腔。然後如品嚐瑞士火鍋的芝士醬慢慢吞進肚子裡。

  正當娟媽享受完這道美食,擡頭一望只見偉賢瞪大隻眼望著自己,娟媽嚇得不知所措,偉賢已經把嬌小玲瓏的娟媽抱上床。

  「偉賢,不可以的,我這個是……」

  從偉賢狂熱的眼神,一句說話在娟媽腦中響起,[媽,到我來服侍你了。]

  偉賢不理外母說甚麼一手翻起她的及膝裙子,裡面竟然沒有穿內褲,偉賢把頭埋在外母的兩腿之間,熱氣不斷滲入娟媽兩腿之間,娟媽只好微張兩腿,只感女婿的舌頭不斷舐動自己的陰唇,本來已半乾的陰道,又濕潤起來。

  偉賢一手搓捋著自己的已輭下來的雞巴,果然是年輕人,不動一會,又如救火喉充了水一樣,脹起來。偉賢一手扯下娟媽的上衣,一對嬌小形狀姣好的乳房從衣服內彈了出來。

  偉賢玩弄著娟媽的乳房。

  「你喜歡玩絲襪嗎?」娟媽竟放下了外母和女性的尊嚴說出這樣的話,偉賢點點頭,娟媽把剛收來衣服中,抽出一條肉色尼龍襪褲來。

  偉賢看著外母在自己的面前穿著襪褲,十分興奮,肉棒竟不斷跳彈著。看得娟媽下體如潮水崩缺一樣。偉賢狂野地把臉埋在娟媽的下體不斷舐啜著陰道流出來的桃汁。

  「啊啊啊……啊……」娟媽見女婿如此瘋狂,自己也不免受了影響,竟自行扯破自己的襪褲,讓自己那隻肥大多汁鮑魚暴露在空氣中。

  偉賢見外母的鮑魚和自己的妻子一樣嬌嫩飽滿,陰肉緊窄,果然是有遺傳的。便將龜頭頂著外母的陰核。

  「慢!慢!」娟媽阻止,「不夠濕潤。」

  娟媽吐了幾沫唾液,均勻抹在女婿偉賢粗大如紅雞蛋的龜頭上,在月色中發出妖媚的光輝。並引導自己的女婿如何插入自己的陰道。

  「啊!」當外母的陰道緊包住女婿的陽具時,娟媽遺忘已久的充實感又回來了。

  偉賢開努力地在外母的慾火場內衝鋒陷陣,將外母久閉的陰門打開,裡面的淫水如洪水猛獸般破門而出,偉賢只好用自己一支救火喉緊塞著洞口,但淫水波濤洶湧,經常將偉賢肉棍衝出,偉賢拚命抵抗。一出一入,一出一入,娟媽也受不了。

  「啊……好大……好粗……好勁呀!」

  偉賢用強壯的臂彎索性將抱起外母來一招尾生抱橋,粗壯的龜頭直頂著娟媽的子宮,再加上偉賢拋上拋落,令娟媽大叫︰「好女婿……停一停,我……受不了啦!」

  但偉賢完全不理會外母的哀求,只把她壓在桌上不斷抽送。娟媽痛得連淚水也流出來。

  「啊啊……啊」偉賢抓起娟媽小巧的腳掌吮著起來,抽送的力度更加大。

  「啊啊……媽,插你的小穴很舒服,女婿爽死了。

  「慢慢來,媽很久沒有試過這麼粗的了。」

  「那麼要多來幾次嗎?」

  娟媽含羞答答的點點頭。偉賢緊抓著外母的盛臀,拚命的抽送。

  娟媽喊得連頸項青筋都現了出來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我快受不了。」

  「啊啊……啊」

  偉賢那肯示弱繼續抽送娟媽那緊窄的騷穴,淫水不斷從肉棒和陰肉的狹縫間噴濺出來。身為消防員的偉賢年輕精力旺盛,血氣方剛,而娟媽正值狼虎之年,慾求不滿。真是淫婦遇著色慾男。

  偉賢換了幾個姿勢,甚麼尾生抱橋,獅子回頭,老漢推車和觀音坐蓮等,試問娟爸怎懂得這麼多造愛招式,玩弄得娟媽又騷癢又舒服。多年未得的高潮,竟在一晚內來了三次。

  最後,偉賢把他的救火喉從娟媽的火洞中拔出,噴出如二氧化碳泡沫般多的精液,淋在娟媽嬌小的面龐和赤裸的身軀上,稍稍減滅外母的慾火。娟媽癱軟的倒在偉賢的下胯,用軟舌輕舐女婿陽具滴出來的精水。
兩年前搞了間出入口公司,由我的好朋友立中和他太太擔任經理和秘書的職位,後來立中的太太過身,就由我太太當秘書。立中人面廣闊,諸事發展順利。眼看公司的業務漸上軌道,我和太太都滿懷欣慰。 可是,一天夜裡,立中突然召我出去,說有要事商量。我們在餐廳見面,立中低聲地告訴我說道:“浩哥,不瞞你說,有兩個主要的客戶不想再續約了,如果失去他們,公司的運作將會面臨危機,後果不堪設想!” 我問道:“是什麼原因呢?是不是有強勁的對手競爭呢?” 立中道:“浩哥,事情是因為一個月之前,他們一齊來公司談論有關續約的事務,見到嫂夫人的容貌,兩個人當場為之吸引,便一致問我能不能說服這個漂亮的女秘書和他們兩人一起上床。當時我不敢推托,就含糊地答應她們盡量嘗試。今天他們追問,我才說她就是你的太太,他們覺得很掃興,便不再提簽約的事了。” 我說道:“有什麼辦法補救嗎?譬如找一個小姐陪他們玩可以嗎?” 立中道:“如果行,我也用不著和你商量了。這個方法我一直在使用,為了和這兩個客戶保持良好的關系,我已經先後介紹過好幾位舞小姐和他們玩了。但是這次他們不再接受了,看來他們現在非得到嫂夫人不可了!” 我一時不知說什麼好。立中又說道:“我知道你一定很為難,但是已經沒有其他的辦法了,不如你回去和她商量一下吧!” 我說道:“這種事我怎麼好對她提起呢?” 立中說道:“沒辦法啦!除非不再繼續把公司搞下去,如果不是我太太已經空難過身了,我一定說服他出來挽救這次危機。” 立中這一提,我不禁想起他的亡妻玉婷,原本公司的秘書是由她擔任。公司初成立時,她陪我到酒店見一個日本客戶,她用日文和他對話,那個日本人迷迷地望著她。甚至都她動手動腳的,當時我簡直想拉她離開算了,但玉婷悄悄用中文對我說:“浩哥,這個客對我們十分重要,所以我已經決定今晚留下來和他應酬。為了增加他的刺激,我對他說你是我老公,但是他卻要你留下來一起玩,所以今晚你也不能走。” 我說道:“怎麼可以呢?被立中知道就不好了!” 玉婷笑著說道:“立中早就知道了,因為這個日本客最喜歡當面玩人家的太太,他既想做成這單生意,又不想親眼見我和他玩,所以,這次他一定要你親自出馬。等一會兒你一定要照我的話做,千萬不要露出馬腳哦!” 我雖然覺得很荒唐,也只好留下。說實話,當時的感覺是非常新奇和刺激的。接著玉婷用日文向日本人說了一些話,日本人高興得哈哈大笑。於是又要我和玉婷做愛讓他觀賞,玉婷隨即伸出纖纖玉手替我寬衣解帶,當時我好不自然,但是玉婷再三吩咐我一定要表演得逼真。於是我照她的指示,也把她脫得一絲不掛,然後把她的雪白細嫩的嬌軀抱到床前。日本人已經自己脫得精赤溜光,玉婷跪在他腳下用小嘴吮吸他的陽具。日本人指了指玉婷的後面向我招手,嘴裡不知說了些什麼。我明白他的意思,卻猶豫著不敢去做。玉婷吐出嘴裡的陽具,笑著對我說道:“什麼時候了,你還有顧忌嗎?” 我鼓氣勇氣跪在玉婷的後面,把粗硬的陽具插入她的陰道裡。玉婷的陰道已經很濕潤,我一插到底。玉婷哼了一聲,繼續把日本人的龜頭吞吞吐吐著。這時我性欲已經沖昏了頭腦。忘記自己是在做戲給日本人看,我雙手抱住玉婷的纖腰,揮舞著肉棍往她的陰道裡狂抽猛插。日本人也彎腰俯下來撫摸玉婷的乳房。 過來一會兒,日本人突然大叫一聲。他陽具在玉婷跳動了幾下,接著抽出來,讓精液繼續噴灑在玉婷的臉上。我受到了感染,也情不自禁地在玉婷的陰戶裡射精。當我想到不應該這樣,而迅速把陰莖拔出的時候,已經至少有一半射入她的陰道,其余的就噴灑在白嫩的背脊。玉婷又把日本人的陽具含入嘴裡吸吮乾淨,然後進浴室稍作潔淨。出來的時候,她拿出合約。日本人立即爽快地簽字了。 玉婷吩咐我不能現在就走,因為日本人還沒有和她正式交媾,剛才只是熱身而已。於是她又趴到他身上,把他的陽具吮硬,然後跨在他上面,以“坐懷吞棍”的花式,把日本肉腸納入她的陰道裡。後來,日本人要她伏在床上玩“隔山取火”,並且要她替我口交。結果,兩個男人對分別在玉婷的陰戶和小嘴裡射精,才結束了這單不道德交易。 我覺得立中夫婦對公司作了人所不能的貢獻,準備額外支付一筆報酬。但是他們考慮公司正在發展階段,不想在現在接受我的建議。之後我們中間仍然好像以前一樣地相處,我不敢再對她存有歪念頭,她也對我泰然莊重。只不過每當我見到衣著整齊的玉婷時,腦海裡仍然會浮現出她赤身裸體時的美態。可惜玉婷在去年因公外出時,永遠的離開了我們。 “浩哥,我知道這樣做太勉強你了。我另外再想辦法吧!相信天無絕人之路的!”立中無奈的說話把我從沈思中喚醒。我連忙回答道:“不!立中,我已經想通了,你回去等我確實的消息吧!今晚我就打電話給你。” 回到家裡,我太太已經上床了。我沖涼後躺到她身邊,她習慣地伸手握住我的肉莖說道:“浩哥,怎麼沒精打彩的,是不是立中約你去滾了?” 我歎了一口氣,將剛才的事和盤托出。我太太依偎在我懷裡說道:“浩哥,如果我贊成立中的想法,你會不會認為我淫蕩呢?” 我說道:“哪裡會呢?只不過我覺得太委曲你了。要同時服侍兩個男人哩!你不怕辛苦嗎?” 我太太說道:“我什麼時候怕過辛苦呢?你玩我的時候,我豈不是什麼都讓你玩,那還不是為了討你開心。現在你有需要我這樣地應酬客戶,我當然不會計較啦!我只怕你因為我讓別人玩過,就討厭我哩!” 我說道:“絕對不會的,就算讓我見到你在他們懷抱裡怎樣的淫蕩,我仍然不會改變我對你的看法。” 我太太說道:“那你還不趕快打電話給立中,幾次和那兩個客戶見面的時候,他們老用奇怪的眼光望住我,今天也不例外。他們走後,立中愁眉苦臉的。我已經猜出幾分了。你早一點通知他吧!免得他急壞了。” 我打過電話給立中。把太太摟在懷裡,親熱地說道:“如果不是環境所逼,我實在捨不得你去應酬他們。” 我太太說道:“我嫁給你三年了,已經不像以前那麼稚嫩了,我肉體上可以供你玩的地方你還有那一處你沒有玩過呢?你放心啦!我應付得來的。在是我心甘情願的,又不是給他們強奸。說不定另有意想不到樂趣哩!” 我說道:“你這樣說我就放心了,明天你盡量放松自己。完全不必顧慮我會有什麼想法。你見到我平時和你玩的時候用盡方法.不遺余力,目的也是為了讓你興奮,讓你享受性愛的樂趣,我們既然這麼恩愛,所以只要我知道你是享受而不是折磨,無論你和誰做愛,我都不計較了!現在你手裡的陽具都已經硬了,這足予證明我沒有說謊吧!” 我太太說道:“你說得我的心都癢起來了,我現在就要……” 我跨到她上面,這一夜,我和她都覺得比平時玩得更滿足。 第二天晚上,我們邀請那兩個客戶在尖東酒店的餐廳吃晚飯。他們是分別四十多歲的陸叔和二十來歲的李祖澤。陸叔中年喪偶,現在仍然孤家寡人,阿澤尚未結婚,父母是大商家,但是都居住在國外。陸叔在生意方面經驗豐富,又懂得指點阿李尋芳獵艷,倆人遂成忘年之交。立中曾經介紹給他們女人,他們也是同在一室一齊享用的。 既然有心巴結他們,我也顯得特別大方。我讓我太太坐在她們中間,我太太左右敬酒夾菜,兩位客戶喜笑顏開。我告訴他們已經在上面定了房間。吃完就可以上去休息。陸叔笑著說道:“酒店雖好,仍不及家裡方便。不如用你的車送我們回去玩個痛快!” 我點了點頭說:“恭敬不如從命!就依你的主意吧!” 立中笑著說道:“這裡離陸叔的別墅頗有一段車程,既然房間已經定下了,你們不如上去休息一會兒,我先去加油,然後就來接你們,好不好呢?” 阿澤說道:“好哇!就這樣決定了。” 我帶領大家走到房間裡,我太太說道:“陸叔,阿澤,你們先坐坐,我想先去沖個涼,失陪一會兒啦!” 陸叔對她點了點頭,又對我說道:“阿浩,自從我和世侄見到你們公司的女秘書,就非常仰慕,對其他的女人都失去了下去,昨天聽說她就是你的太太,不禁大失所望。今天知道你竟然肯成全我們,我們簡直喜出望外。這已經足予證明你們的誠意。不過希望你不要太勉強才好。為了表示我們的誠意,等一會兒到了別墅。我也將給你一點兒回報,現在先賣個關子,去到你就知!” 我說道:“這次決定雖然有點兒那個,但是我已經想清楚了。我太太也已經去洗白白,好讓你們受用。兩位既然這麼喜歡她,你們現在就可以盡管和她親熱呀!如果你們介意我在場的話,我可以到樓下等候。” 陸叔喜悅地說道:“是嗎?那我們可不客氣了!不過你不要走,我們並不介意你在場的,在這裡湊熱鬧不是更有趣嗎?” 我笑著說道:“這裡環境並不差,你們可以先出出火,回到別墅再慢慢玩!相信我太太今晚一定盡力讓你們滿意的。” 這時,我太太從浴室門口探個頭出來說道:“你們在背後說我什麼呀!” 我說道:“你快點出來吧!不必穿上衣服了。” 我太太的身上只包著一條大浴巾,她蓮步姗姗地走出來,笑咪咪地說道:“剛才不是說去別墅才玩嗎?” 我說道:“反正立中還沒有上來,你先讓他們來個熱身運動嘛!” 我太太嬌羞地說道:“那你還不出去,在這裡做什麼呀!” 陸叔笑著說道:“是我們留他在這裡一起湊熱鬧的,你不必介意啦!”
我太太笑著說道:“我倒是怕你們介意哩!陸叔,阿澤,你們誰先來呢?我來幫你們脫衣服吧!” 阿澤笑著說道:“我們兩個同時和你玩,不過你幫陸叔就行了,我自己來。” 我太太走到陸叔跟前,伸出雙手替他寬衣解帶。三兩下手就把他脫得精赤溜光。 陸叔笑嘻嘻地說道:“好!好!你果然是個乖巧的可人兒。哇!你的手又白又嫩,先讓我摸摸吧!嘻嘻!真是滑美,可愛極了!” 陸叔捉住我太太手兒的同時,阿澤向我笑了笑,也伸手把我太太身上的浴巾解下來扔到一邊。這時我太太已經一絲不掛,雪白細嫩的肉體一覽無余。阿澤伸手太太的酥胸撫摸她的乳房。我太太怕癢,但她的雙手被陸叔捉住,只有怕癢地扭動著嬌軀。陸叔見到我太太的恥部光潔無毛,不禁喜悅地說道:“哇!原來你是我最喜歡的光板子哩!真是太好了!讓我吻吻好嗎?” 我太太粉面通紅,她嬌羞地說道:“不要啦!羞死人了!” 陸叔沒有理會一於蹲下來把頭鑽到我太太的雙腿中間,用舌頭舔吻著她的陰戶。我太太扭著身體說道:“陸叔,癢死我啦!不要再逗我了,快把你的棒棒插我吧!阿澤,你把我的乳房摸得好舒服哦!你坐到床上,我來吮你的肉棍兒,讓你也爽爽吧!” 阿澤果然頭她的話,端正地坐在床沿。我太太爭脫陸叔的糾纏,她撲到阿澤的地大腿,把小嘴兒往龜頭吮了吮,又吐出來,把白嫩的粉臀搖了搖,對陸叔拋了個媚眼兒,嬌聲說道:“陸叔,我擺好姿勢了,你從後面玩吧!” 陸叔雖是個上年紀的人,但他的陽具特別巨大。比起我太太嘴裡正在吐納著的阿澤那條,足足粗長了一倍。幸好我太太的陰道已經很滋潤了,而陸叔插進時也很有技巧。他輕處慢插,擠入一段,又退出少許。最後終於把粗硬的大陽具整條塞入我太太的陰道裡了。我太太把阿澤的肉莖吐出來,回頭媚笑著對陸叔說道:“陸叔,你的好大哦!把我底下漲得好緊哩!要輕一點哦!” 陸叔沒有立即抽送,只把雙手在我太太白嫩的肉體上到處遊移。時而撫摸她光滑的背脊,時而輕捏雪白的粉臀。我太太則仍然把阿澤的肉莖橫吹豎吸,把我平時教她的技巧完美地施展出來。阿澤正在摸捏我太太雙乳的手開始顫抖了,看來他已經接近高潮。果然,他沒多久就在我太太的小嘴裡射精了。我太太把精液吞食下去,仍然把他的龜頭吮著不放。阿澤笑著說道:“哇!好舒服,我可以了,你放開我,專心和陸叔玩吧!” 我太太再次把阿澤的肉莖吮了吮,才吐出來。阿澤便躺到床上去休息了。 陸叔的雙手摸向我太太的乳房。插在她陰道裡的肉棒也開始了輕抽慢插起來。我見到他的肉莖時而盡根送入,時而露出濕淋淋的一段。看來我太太的小肉洞已經很滋潤濕滑了。接著,陸叔把粗硬的大陽具從我太太的陰道拔出來。他讓她粉腿高擡著仰躺在床沿,然後握住她的腳踝把雪白的嫩腿分開。我太太立即知趣地把他的龜頭對準著自己濕滑的陰道口。陸叔的陰莖又一次進入了她的體內。他一邊玩摸著我太太的玲珑小腳,一邊把粗硬的大陽具抽送得“唧唧”有聲。 接著,陸叔又示意我過去幫她扶著我太太的雙腿,他則騰出雙手去摸捏我太太的乳房。這時我太太已經舒服得欲仙欲死。見到這個場面,我心裡並沒有醋意,因為覺得無論是誰和她性交,只要我太太是在享受著性愛的樂趣就好了。 陸叔狂抽猛插了一會兒,終於在我太太的肉體裡發洩了。他脫離她的陰道,對我說道:“讓她躺一會兒吧!” 說完就徑自走進浴室去了。我扶著太太嬌庸無力的肉體,讓她躺到床上。太太對我遞上一絲笑意。 過了一會兒,陸叔從浴室出來,他和阿澤穿上衣服,便叫我拿出合約給他簽了字。阿澤也在另一份合約上簽我太太見到事情已經成功,立即像吃了興奮劑似的,她渾身是勁地從床上坐起來,說了聲:“多謝陸叔!” 我笑著對太太說道:“陸叔對我們這麼支持,不是一句多謝就可以報答的,一會兒到了別墅,你盡管豪放地陪她們玩。我絕對不會吃醋的!” 陸叔招手叫我太太到他身旁,他撫摸著她的乳房,笑著對她說道:“好!一會兒我們到別墅時,再好好慶祝一番!到時我會安排一個好節目給阿浩,你也不能吃醋哦!” 我太太到浴室去了一會兒,便穿帶整齊地走出來,大家一起下樓。立中已經等候多時了,我向他使了個眼色,他明白事情已成,歡喜地打開車門讓眾人上車。我讓太太坐在陸叔和阿澤的中間,自己坐到前面的座位。 車子向新界方向駛去,我從倒後鏡望過去,只見後座的三個人似乎玩累了,在閉目養神,其實仍然是春色無邊。原來我太太把左右兩個男人的褲鏈都拉開了,她把兩條肉棍都掏出來握在軟綿綿的小手裡。陸叔那條真夠瞧的,除了我太太握住的部份,足足還露出三份之二。阿澤的就只露出一個龜頭。 我突然發現太太的胸部有東西在動,仔細一瞧,原來兩個男人都把手伸到我太太的酥胸,每人各玩摸著一只乳房。 車子行了大約八、九個字的時間,終於到了陸叔的別墅,開門的是一個三十來歲的女人,身材稍微豐滿一點,然而一對玉手不但小巧而且白嫩。陸叔稱她叫玉娃。原來是這裡的管家。眾人下車之後,隨著玉娃走進屋裡。我走在後面,見到阿澤伸手去摸玉娃的屁股,玉娃只是笑著把他的手撥開,並沒有其他反應。陸叔摟著我太太則一路走,一邊對我說道:“玉娃是我鄉下的親戚,她丈夫過身了,她和女兒彩玲偷渡過來找我。所以我讓她們住在這裡。倆母女都是入得廚房,上得水床好女人,不過我的時間和精力都有限,每個月只來這裡一兩次。今晚可要勞繁你安慰安慰她們哩!” 我連忙說道:“陸叔的女人,我那敢染指呢?” 陸叔笑著說道:“她們只是我的工人,並非我的女人,不過即使是我的女人,我也應該輿你共享呀!” 我們在客廳坐下,玉娃問陸叔要不要弄點東西吃。陸叔說道:“我們已經吃飽了,你進去休息,順便叫彩玲出來,我有事情吩咐她做。 玉娃進去不久,一位十七八歲的小姑娘走出來。只見她生得唇紅齒白,頭上還梳著兩條小辮子,苗條的身材一副嬌俏的模樣。對著陸叔親熱地叫了聲:“陸伯伯!” 陸叔指著我對她說道:“阿玲,我和阿澤今晚另外有節目,不需要你服侍了,這位客人是浩哥,你帶他到客房,照平時你服侍我們那樣,好好招嘌他,知道嗎?” 彩玲點了點頭,便笑著對我說道:“浩哥,你跟我來吧!” 我正要跟彩玲走,立中叫住我說道:“浩哥,我先回去了,明天再來接你們吧!” 陸叔連忙阻止,他說道:“阿立,你不能走,今晚你一定要和我們一齊玩才有趣,剛才在酒店裡,我和阿澤都已經出過火,所以你一定要留下來,否則恐怕你的嫂夫人會咬碎銀牙哩!” 陸叔說到這裡,把我太太拉到她懷裡,摸了摸她的臉說道:“你說是不是呢?可愛的美人兒。介意讓阿立也和你玩玩嗎?” 我太太雖然輿陸叔有過肌膚之親,但是當眾被他輕薄,也難免粉面飛紅,她含羞說地說道:“你要問問我老公才行嘛!” 立中連忙擺手說道:“不行的,我要走了。我是什麼身份,怎麼可以和你們玩在一起呢?再說……” 我打斷了立中的話,笑著說道:“不要再說啦!立中兄弟。玩得開心點吧!” 我太太見我已經答應,就笑著對立中說道:“阿立,別裝模作樣啦!平時在公司裡我就知道你老注意著我,只不過礙著阿浩的面子,你才不敢對我亂來。今晚你大可橫行無忌,我有心裡準備,要煎要煮任你啦!” 立中笑著對我太太說道:“你那麼漂亮,十足大美人一樣,陸叔和阿澤都仰慕你,我又怎麼不會動心呢?如果你不是浩哥的太太,我早在寫字樓就把你玩上了,還等到今天嗎?” 阿澤笑著說道:“好了!你們不要再斗嘴了。我們到陸叔的大房去,你們在大床上分個勝負吧!” 陸叔也對我說道:“今晚真是太高興了,阿浩,如果你不介意,不如帶彩玲進來看熱鬧吧!” 這時我雖然急著試試彩玲這個青春少女,又好奇地想看我太太和立中性交。想了一想,還是拉著彩玲跟大隊進入了陸叔的套房。 陸叔的大房果然設備豪華。柔和的水晶燈,八尺直徑的圓形水床。陸叔指著圓床對大家說道:“彩玲就是在這裡讓阿澤開苞的哩!” 彩玲含羞地說:“咦!陸伯伯笑人家!” 阿澤也笑著說道:“當時陸叔怕他的大家夥擠爆她的大肉洞,所以由我代勞了。” 陸叔又說道:“彩玲到現在仍然很怕我哩!每次我玩她,都要花很多工夫才能夠進入她的體內。稍微用力一點,就依哇鬼叫。一點兒也不好玩。” 阿澤笑著說道:“陸叔,你的尺碼也實在太大了,連她媽媽玉娃都頂你不住,何況是小小年紀的阿玲。” 陸叔道:“好了!好了!言歸正傳。凡是進入這間房的人,無論男女都要脫光衣服的,請你們各人自理吧!” 我太太說道:“陸叔,我應該服侍你的。” 彩玲也對我說道:“浩哥,我來幫你吧!”
不消片刻,大房裡的男女俱已一絲不掛。陸叔請我和彩玲坐到沙發上,他則和阿澤以及立中擁著我太太精赤溜光的身體到圓床上去了。 陸叔和阿澤分別坐在我太太的兩旁,他們玩摸我太太的乳房和小腳,我太太則握住他們的陽具輕輕套弄。在陸叔的指示之下,立中臥到我太太身上。猴急地把他的陰莖插入我太太滋潤的小肉洞。一陣急促地狂抽猛插,把我太太玩得高聲叫床起來。 坐在我身邊的彩玲,也看得臉紅耳赤。我牽著她的手摸我的陽具,她摸了摸,就低頭用小嘴含住龜頭吮吸。我摸她的頭發,摸她的乳房,她的乳房還不很大,像肉包子一般大小。不過很有彈性。 圓床上的立中在我太太的肉體抽送了大約一兩個字時間,終於趴在她身上不動了。倆人靜了一會兒,就一起進浴室去了。 陸叔對我招手說道:“阿浩,抱彩玲上來玩吧!她可能已經第不及了。” 我把彩玲抱到床上,陸叔立即把手指插到她陰道裡一驗,果然,當手指拔出來的時候,已經見到淫汁津津了。這時,我其實也很沖動了。於是我撲到彩玲的身上,彩玲伸出手兒,玉指纖纖把我的陽具道入她的小肉洞。彩玲的陰道很緊窄,把我的龜頭吸地緊緊的。我抽送的時候很有摩擦感。

過了一會兒,我太太和立中從浴室走出來,太太見到我正趴在彩玲身上狂抽猛插,就在我屁股上拍了一下說道:“弄我的時候也不見你這麼落力!” 陸叔把我太太來到她懷裡,雙手捏住她的乳房說道:“剛才講明不準吃醋的,你已經犯規了,應該處罰你了。” 我太太嬌聲說道:“罰我什麼呀!我沒有吃醋啊!” 阿澤笑著說道:“罰她替陸叔吮陽具!” 我太太笑著說道:“那也叫罰嗎?你不罰,我剛才都吮過你呀!” 說完,我太太就把頭鑽到陸叔懷裡,含著他的龜頭又吮又吸。剛才我太太含阿澤的時候,我見到她把肉莖整條吞入小嘴裡,可現在陸叔的陰莖太大,她只能含入一個龜頭而且已經漲滿了她的小嘴。 這時,我谷著整個晚上的欲火已經熊熊燃燒,終於把精液噴入彩玲的陰道裡了。我抱著彩玲到浴室沖洗後,便跟她到客房去。在長長的走廊上,彩玲對我說道:“浩哥,你試不試我媽呢?” 我說道:“我剛和你玩過,怎麼可以玩你母親呢?” 彩玲笑著說道:“不要緊的,阿澤也是這樣玩我們的,他把這叫著“一箭雙雕”,反正我們都是女人,女人天生就是用來給男人的陽具抽插的嘛!” 我指著軟軟的肉莖說道:“現在這個樣子,又怎麼抽插呢?” 彩玲笑著說道:“你放心好了,一定可以的,我媽就睡這裡,你跟我進來吧!” 我尾隨著彩玲進入一個房間,果然見到玉娃躺在床上。玉娃見女兒帶著男人進來,連忙從床上坐起來。彩玲說道:“媽,浩哥剛和我玩過,我們要稍費口舌才能繼續。” 玉娃對我逗了個媚笑,就將她的睡袍褪去。這時我不禁眼前一亮,原來她裡面是真空的,脫下睡衣,即見到一具潔白晶瑩.細皮嫩肉的嬌軀。玉娃真是人如其名,她不但身材勻稱,而且肌膚賽雪。特別一對羊脂白玉般的乳房,無論形狀.膚色,都足予使我陶醉。剛才在外面初見時,我就注意到她一雙十指纖纖的玉手。現在又看到她玲珑的肉腳更加逗人喜愛。 彩玲推我坐在床上,玉娃隨即把頭鑽到我小腹下。把我的陽具銜入她的嘴裡,我撫摸著她光滑的背脊,覺得非常滑美可愛。彩玲也親熱地湊過來,她跪在我背後,把一對乳房貼著我的背脊按摩。我的陰莖漸漸在玉娃的小嘴裡膨漲發大,不過我並不急於進入她的肉體,因為她的口技的確不錯,吮得我龜頭怪舒服的。我摸到她的乳房,是一對豐滿而富具彈性的肉球。想不到她女兒都已經這麼大了,自己的肉體仍然保持得這麼好。 我突然起了想探索她陰戶內容的念頭,於是我示意她坐到我懷裡。玉娃立即跨到我身上,她對我妩媚一笑,接著將玉手輕輕握住我的陽具,把龜頭對準她的滋潤陰道口,“噗”地一聲,就把粗硬的大陽具整條吞入她的身體裡了。 一陣溫軟舒適感覺包圍著我的龜頭,玉娃的陰道雖然沒有她女兒彩玲那麼緊窄,但是她產生一種有節奏的伸縮活動。雖然她沒有上下套弄,但是我感覺到她的陰道像一張嘴在吸吮著我試試鑽入她體內的龜頭。她把乳房緊貼著我胸部,我雙手順著她的大腿摸到她玲珑的小腳兒。我心裡想:等一會兒在她的肉體射精之後,一定要好好地把她的腳兒捧在手裡仔細玩賞。 彩玲仍然把她的酥胸不停在我的背脊摩擦。比較起這兩母女,做女兒的彩玲固然青春活力。不過論成熟和風韻,說什麼也比不上做媽媽的玉娃。現在正在和玉娃交媾中的我,真正體會到“軟玉溫香”這四個字。她那個特殊構造的陰道,把我的龜頭吮得漸漸有了一陣躍躍欲噴的感覺。我對她說道:“玉娃,你躺下來讓我抽送一會兒吧!否則我就要被你吸出來了。” 玉娃溫柔地說道:“你不必忍住嘛!盡管放松,要射精就射進去呀!你已經算很有能耐的啦!要是阿澤,早就在我裡面一洩如注了。” 我笑問:“阿澤是不是也和你們兩母女玩過呢?” 玉娃羞澀地說道:“那當然了,他喜歡一箭雙雕,每次都是先玩我女兒,然後讓我把他吸出來。陸叔就喜歡一對一,他說這樣可以專心應付。我常被他玩得死去活來,可惜他太忙了,一個月只能和我玩一兩次。 彩玲插嘴道:“陸叔的肉棍太大了,和他玩痛得要死!” 玉娃笑著說道:“傻丫頭,你太小了是真。你見媽豈不是和他配合得天衣無縫!” 彩玲又說道:“媽,我見你現在和浩哥也玩得天衣問縫,人家心癢癢的,你讓我一會兒好不好呢?” 玉娃笑著對我說道:“浩哥,彩玲這個小淫娃發浪了,先讓她和你玩玩吧!”  我笑著點了點頭,於是玉娃從我懷裡站了起來。她站立的時候,我見到她的恥部長滿了烏黑濃密的陰毛。雖然我對我太太的光板子最有興趣,但是現在面對玉娃毛茸茸的陰戶,我也殊有好感。我從來沒有到歡場去滾紅滾綠,來這裡之前,我只見過我太太和玉婷的陰戶,而且和玉婷也只是匆匆行事,根本沒有時間看清楚她陰戶的內容,只知道她和我太太不同的是陰戶周圍生有烏黑的陰毛。現在的玉娃和玉婷又有不同,玉娃的陰毛主要生在小腹的三角地帶,她的大陰唇仍然光潔白晰。 玉娃的陰戶在我眼前消失,接著出現的是彩玲的,彩玲的陰阜上只有茸茸細毛。她的膚色比較深,沒有她媽媽那樣珠圓玉潤。我甚至覺得她有點兒偏瘦。不過她勝在夠青春,肌膚充滿彈性。尤其欣賞她陰道裡緊窄的收縮力,記得剛才和她交合的時候,仿佛我的陰莖套上一個細碼的避孕袋。 我陽具又一次進入彩玲的身體,她像玉娃剛才和我性交的姿勢,用“坐懷吞棍”的花式和我合體,雖然進入時比玉娃要困難,但是做媽媽的玉娃在她女兒的陰道口塗了些涎沫,總算順利地讓我的肉莖塞入女兒的陰戶裡。 彩玲的陰道沒有她母親那種如同嬰兒吮奶似的功能,但是她嘗試收腰挺腹時,卻帶給我另一種交媾的樂趣。那種舒服的感覺使我幾乎想在她的陰道裡射精,不過我想到剛才已經在她的陰道裡射出過,現在應該均分雨露,在她母親的肉體出一次才對。於是我捧著彩玲的臀部,將陰莖深深頂入她的陰道裡研磨。這一下可把她玩得雙眼反白,手腳冰涼。才讓她的陰道和我的肉莖脫離。 接著,我把彩玲軟綿綿的嬌軀推到床後。令玉娃躺在床沿。玉娃舉高著雙腿讓我玩“漢子推車”,這個三十年華的少婦真是天生尤物。一對雪白細嫩的肉腳握在我手裡,足予使我陶醉。我簡直想把她柔若無骨的腳兒一口吃下去。雖然我太太的腳型和大腿也很迷人,但是玉娃那種骨細肉多,宛若嬰兒似的驅體的確非常罕見,加上她一對銷魂媚眼,使得我和她交媾時,覺得十分興奮。 剛才和她“坐懷吞棍”時,我幾乎在她那個會吮吸的陰戶火山爆發。但現在我采取主動時,我又像平時那樣,有了控制自己的能力。我把她的粉腿架在肩膊,騰出雙手搓捏她一對羊脂白玉般的乳房。又揮舞肉棍在她的陰道裡狂抽猛插。在我上下急攻之下,玉娃雙目翻白,手腳冰涼,竟然失去知覺。 我並不緊張,因為我太太極樂時也是這樣的表現。我繼續把玉娃肆意淫樂,她終於幽幽地潇醒過來,我也在這時把濃熱的精液濺入她那會收縮的陰道裡。玉娃輕輕哼了一聲,嘴角掛上了一絲滿足的笑容。 把玉娃和彩玲兩母女擺平之後,我突然惦記著以一擋三的太太,於是我離開玉娃的房間,循剛才來的路摸到陸叔的大房。從門口望進去,已經見到圓床上波浪滾滾。我不想驚動他們,便留步於門口觀看。 這時的陸叔雙腳伸直仰臥在床上。我太太趴在他上面,看來她的陰道裡一定塞入了陸叔粗硬的大陽具,阿澤跪在我太太後面,他的陽具插在我太太的臀眼裡。立中則跪在我太太前面,讓她的小嘴吐納舔吮著龜頭。我不知他你什麼時候開始這樣玩的,但是由男人們臉上肉緊的表情看起來,他們已經到了高潮的階段。果然過了一會兒,阿澤首先在我太太的屁眼裡射精,接著立中也噴了我太太一嘴精液。他們先後地脫離我太太的身體,陸叔則翻身把我太太壓在下面,強健的身體一上一下地運動著。 我太太吞下立中射入她嘴裡的精液,嘴裡“伊伊嗚嗚”地呻叫著。看來她也到達興奮的高潮。陸叔終於停止了運動,他靜止了一會兒,然後從我太太身上爬起來。這時,我忽然覺得後面有動靜,回頭一看,竟有兩個赤身裸體的女人站在我背後。原來玉娃和彩玲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悄悄地站在我背後偷看。這時,陸叔也見到我們站在門口,便招手叫我們進去。我走進太太的身邊,見她的嘴角和下體都沾滿和洋溢著男人的精液,心裡有點兒不舒服,但是見到她臉上那種興奮還未完全退去的表情。我對她的擔心也隨之消失了。我太太笑著對我說道:“阿浩,我今天夠刺激的了,好開心呀!你想再來一次嗎?我還可以給你哩!” 我摸著她的頭發說道:“我剛才已經和彩玲以及她媽媽玉娃玩過,你也夠累的了,靜靜地休息一會兒吧!” 這時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,我準備向陸叔告辭,但是他留我們吃過宵夜再走。於是我和太太先進入浴室沖洗,我見到太太的肛門和陰戶都有點兒紅腫,便關心地問她會不會感覺有什麼不適,我太太笑著說道:“你平時有時都一天搞我幾次啦!又不見你問我有什麼不適。” 我說道:“我的意思是說陸叔那條比較大嘛!” 我太太摸著我的陽具說道:“你的也不小呀!你別看陸叔的家夥大,其實他不夠你的硬,我覺得你弄我的時候比較有擠迫感哩!” 我笑著問道:“那麼立中的又怎麼樣呢?” 我太太收斂笑容,她低聲說道:“我不想多說些什麼,不過你將會明白,無論發生過什麼事,我所愛的只是你一人!” 我沒有什麼話再說,只把她的嬌軀緊緊摟抱。 第二天,一切仍然和平常一樣。太太也不再和我談起這件事情,不過,我自己就偶然會悄悄地回味著我和彩玲母女的一夜纏綿

返回继续阅读热门都市激情

都市激情
点击:3006-1816:08超市女老板的日常
点击:9606-1315:41拜年却变了来上床
点击:30904-1516:02妻子献给了行长
点击:3206-0816:00夜谋
点击:45104-0511:42边和男友视频,边骑在我胯上
点击:11306-1115:47两个淫秽小护士
点击:7706-1615:51女同事的妈妈
点击:32312-0903:03娱乐圈的提线木偶们1
点击:4906-1615:51共享老的老婆
点击:11906-1115:53两个女友换着玩
点击:2506-1816:15女版车厢
点击:8906-1315:44魔鬼身材的小嫂
点击:3406-1816:17我给领导当秘书
点击:7706-1315:52保险业务员
点击:8705-2514:58高傲女王
点击:8706-1315:51春药香皂
点击:8706-1315:49寄宿在老师家
点击:3406-1816:14火车上和陌生女孩
点击:3206-1816:16被姐姐的同事勾引
点击:14206-0815:59陌生的車震記群交
点击:9106-0215:53激情海滩
点击:4106-1615:49地铁中时尚的女郎
点击:3006-1816:18教学医院
点击:11506-1315:57排卵期强迫怀孕之旅行
点击:7705-2217:53私密日记
点击:9306-1315:57俄罗斯女孩真好
点击:6106-1615:49学英语的人妻
点击:19206-0514:32老婆被醉奸
点击:14006-1115:56一时性冲动,找了男按摩师
点击:9406-1315:56四十四位妙龄美女
点击:10206-1315:39新婚夜前,给老爸夺了处女
点击:2406-1816:20有超商真好
点击:9805-1619:42俏店员做爱
点击:1606-1816:09汽车旅馆的约会
点击:10704-0917:26我与邻家女孩
点击:10106-1315:51女友上游泳课时
点击:8706-0215:54卖春
点击:2906-1816:11小母狗之槟榔西施
点击:3206-1816:15她老公是没的臭龟公
点击:24612-0510:13女友小馨帮我哥还了债
点击:2006-1816:04分享女友李佳
点击:2906-1816:13女友小慧偷情
点击:12307-1304:23仙子般的小阿姨在新婚夜被我上了
点击:2606-1816:10小骚妹带到山上干
点击:6406-1615:50共享老板的老婆
点击:6906-1615:46迷信的母女
点击:8406-1315:50乡下小店小姑娘的绝活
点击:16506-0815:57妈妈和三个姐妹
点击:4106-1816:20工地刘婶
点击:12106-1115:55边看电影边玩女同事
点击:3106-1816:21性育演奏会
点击:5206-1615:45家教与空姐
点击:3206-1816:08利用超能力来玩弄乘客
点击:20803-2212:50最刺激的女友家
点击:2106-1816:19口技的乐趣
点击:3406-1816:17硬上饥渴女主管
点击:13206-1115:59和33岁的老女人开房
点击:4506-1615:41超级震撼的性爱技巧
点击:6306-1615:47烧烤摊的四川老板娘
点击:2606-1816:12富家子的淫史
TOP反馈